珊瑚的生命輪回

珊瑚的生活足夠穩定,似乎一輩子都不會移動。它們是怎么傳宗接代的呢?大部分珊瑚蟲是雌雄同體,少部分雌雄異體。不論雌雄是否同體,珊瑚蟲都可以通過有性生殖和無性生殖兩種方式擴大種群。

總第208期
2021
04
  • 紫堇 自謙野草不可嘗

    紫堇,產于華北、西北及以南的大部分省區,生于山坡、溝邊、石縫中,紫堇為一年生草本,高20~50厘米,葉羽狀分裂;總狀花序,花紫紅色,花冠兩側對稱;蒴果線形。紫堇是常見野花,也可栽種用作觀賞。

    作者: 王辰  

  • 珊瑚 海底花園大解析

    潛入海底層層疊疊、五光十色的珊瑚叢林,仿佛闖入一個異世界。在南國海灘游玩時,我們又很容易撿到一顆顆蒼白干枯的珊瑚碎塊。對珊瑚,我們既熟悉又陌生,明知是動物,長得卻像植物,最后竟然成為礦物—……

  • 積骨成石 海底生花 珊瑚的靈魂與門派

    珊瑚是個龐大的家族。在這個家族中,有的是近海礁石的締造者,有的是深?;▓@的主角;有的自食其力,有的靠光就能活;有的個體小到肉眼難辨,有的一只就有拳頭大……種類之豐富,遠超我們想象。

    作者: 鄭洋子  

  • 珊瑚的生命輪回

    珊瑚的生活足夠穩定,似乎一輩子都不會移動。它們是怎么傳宗接代的呢?大部分珊瑚蟲是雌雄同體,少部分雌雄異體。不論雌雄是否同體,珊瑚蟲都可以通過有性生殖和無性生殖兩種方式擴大種群。

  • 珊瑚彩妝 妖艷色彩從哪來?

    珊瑚的色彩,可謂貨真價實的五光十色——不但五彩繽紛,更有許多自帶熒光,近乎妖艷。這些珊瑚的顏色,包含著它們的生存密碼。

    作者: 李琰  

  • 珊瑚礁生態系統

    珊瑚礁常被稱為海底的“熱帶雨林”,靠的可不只是珊瑚家族本身豐茂與絢爛。其實在海洋生態系統中,它也扮演著類似陸地雨林的角色——是眾多海洋生物的家園,物種多樣性首屈一指。我們就以海南三亞的近?!?/p>

    作者: 鄭秋旸  

  • 實驗室里養珊瑚

    研究珊瑚,是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重點項目之一??蒲腥藛T在海邊實驗站里建起一間養殖室,用玻璃缸養珊瑚。那里面的陣勢,跟家里水族缸和海洋館都大不相同。

    作者: 矯天揚  

  • 下海底種珊瑚

    珊瑚也能人工種植?怎么種?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就有這個項目。在科研人員指引下,我們來到海南三亞海濱,“潛入”珊瑚種植現場。

    作者: 矯天揚  

  • 《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》更新啦!

    今年2月初,傳來一個讓自然保護圈“喜大普奔”的好消息—新版《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》(簡稱《名錄》)頒布啦!這是自1989年以來,國家一級、二級保護動物名單首次大調整,增加了許多“新面孔”,也……

    作者: 董子凡  

  • 北大校園里的“黃大仙”

    因為小時候聽過不少“黃大仙”的傳說,作者對黃鼠狼這種動物充滿好奇。在北京大學讀書期間,他開始觀察拍攝校園內的黃鼬,記錄下許多意想不到的趣事。

    作者: 馬超  

  • 海釣 還能這么玩!

    海釣,就是從海里釣魚?!斗艑W后海堤日記》就是一部講海釣的日本動畫:高中生陽渚加入海釣社團,從“小白”成長為狂熱愛好者。海釣真有這么好玩?一起來看看動畫中那些不尋常的操作。

    作者: 錢捷  

  • 重走沈從文的湘西路

    中國幅員遼闊,有很多地方原本偏僻,卻被文學家一枝筆帶出名氣:潮州與韓愈,黃州與蘇東坡,白鹿原與陳忠實……“湘西”則要感謝沈從文。湖南省西部這片青山綠水,因為他的小說《邊城》,成了國人心目中……

    作者: 宰予  

  • 枝上青青秀可餐

    北地苦寒,最難捱的還不是冬天,而是冬去春來時:窖藏食物將告罄,新作物卻未長成;味蕾品嘗了一冬天的白菜土豆,也審美疲勞,迫切盼嘗“鮮”。正當山窮水盡時,春風吹拂草木,送來一些特殊的禮物,將萬……

    作者: 李偉元  

  • 香椿:地道春之味

    “香草”都是草嗎?不,也有長在樹上的,還是地道“國貨”。我們年年春天都能在市場上見到,對它的好惡之兩極分化堪比香菜,愛的人恨不得天天吃,討厭的人避之不及——它就是香椿。

    作者: 徐龍  

  • 鉛筆的故鄉 “歐洲第一石墨礦”沉浮記

    近代率先完成工業革命的英國,得益于英倫三島豐富的煤、鐵資源,以及強大的海軍。此外,當時英國還有一種獨霸歐洲的戰略資源——做鉛筆用的石墨。

    作者: 何全  

  • 眼白 只為讓你“使眼色”

    祖先給了我們黑色的眼睛,我們卻用它來翻白眼……要知道,世界蕓蕓眾生中,翻白眼可是人類的獨門秘籍。

    作者: 宗寧  

  • 神花變鬼蟲

    1997年7月,韓國清溪寺的一尊佛像胸前,驚現一簇神秘細絲:它們共24根,根根立起,長度都在兩三厘米左右,末端各頂一枚芝麻粒大的橢圓形小球。寺中僧人不識此物,聯想到佛經中提到的“優曇婆羅花”。

    作者: 曉風  

  • 魔術師,請露個臉!

    海南吊羅山里,路邊一棵小樹引起我的注意。它模樣太慘了:也就30厘米高,枝條很細,頂著幾片殘破不堪的大葉子。葉片上除了破洞,還附著臟兮兮、亂糟糟的一堆不知什么東西。多看了兩眼,就發現有東西突然……

    作者: 唐志遠  

閱讀本期完整內容

使用微信掃一掃開始閱讀

美女伸开两腿让我爽视频456